×
浙江大学植物园历史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赵云鹏 副教授

1444293032548052.jpg

   

    浙江大学植物园是中国大陆第一个按照植物分类系统排列的现代植物园,始建于1927年8月,其前身是我国现代植物学先驱钟观光先生的国立第三中山大学劳农学院(浙江大学农学院前身)植物园,由于植物园的地点设在杭州市郊的笕桥,故农学院植物园又称笕桥植物园。《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院史》一书记载:“钟观光到劳农学院后即筹建植物园。钟观光才深学博,办事热忱,商得谭熙鸿院长同意,于经济困难中创办植物园,两年而成。辟地约50亩,搜集植物2000余种,成为我国近代第一个植物园。” 1929年1 月,由于校名变更,植物园也相应改称“国立浙江大学农学院植物园”。
   

    1934年8月,因国民党中央航空学校(位于杭州笕桥)扩充机场,浙江大学农学院由笕桥迁至杭州东郊庆春门外华家池。时任浙江大学校长郭任远在任内购买了华家池千余亩地。迁入华家池后的浙江大学农学院植物园,园内堆土砌山,上面建有四角亭,命名“观光亭”,饮水思源,永远怀念植物园创始人钟观光先生。1937年抗战爆发,浙江大学农学院于11月被迫西迁贵州遵义、湄潭。八年沦陷期间,华家池校舍遭受彻底破坏,植物园遗弃无人管理。抗战胜利后,浙大农学院于1946年9月从贵州湄潭迁回杭州,在华家池旧址重建校园,逐步扩展至1100亩(包括水面),植物园也重新得到恢复和重视。1947年成立“农事试验总场”,归属农学院管理,下设7个分场和1个植物园:校内有园艺、农艺、蚕桑、畜牧4个分场和植物园,校外有湘湖农场、临平林场、凤凰山林场等3个农林分场。

    华家池植物园李时珍像x.jpg

    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左右在植物园入口处竖造李时珍塑像。1952年全国高等院校大调整,浙大农学院从浙江大学分出,单独成立浙江农学院,为配合教学科研的需要,学校逐步建立了各学科专业的标本区,植物园和各标本区由实习农场负责管理。1957年,植物园占地面积54亩,植物种类从解放初期的146个科、1100种植物增加到178科1499种,后来又增加到161个科、2018种植物,其中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8种,成为当时国内高校首屈一指的植物园。60年代初期,植物园占地面积达到2.7公顷(约105亩),引种栽培植物达178科1388种,其中蕨类16科43种,裸子植物8科52种,被子植物154科1293种。1960年,浙江农学院改名浙江农业大学,植物园也更名为浙江农业大学植物园。游修龄教授在回忆新中国成立后华家池植物园情景时说:“植物园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杭州大学生物系的植物分类科教学,即由教师率领学生们到植物园参观,认识各种植物。植物园里植物分类的挂牌还扩大到院农场的作物标本区、果树、桑茶、蔬菜品种区。此外,校园内的行道树、建筑物周围的绿化地植物等都择要挂上标牌,书名该植物的中文名、拉丁学名、分布地区、经济价值等。这种挂牌对于植物旁边走过的行人,耳濡目染,无形中传播了植物常识。”
   

    文革期间,1969年植物园又一次遭到了毁灭性破坏。“钉在树上默默无语的小木牌,竟然成了资产阶级洋奴哲学的替身,遭到铲除。植物园入口处的李时珍塑像被作为封建象征推翻在地。”1978年6月,杭州市政工程处因建造艮山门铁路、公路立交桥,将凯旋路改道通过浙农大校园,又将立交桥艮山西路引道延伸扩建,再一次把路面向浙农大推进28米,两项工程共征用浙农大土地55.5亩。植物园被拦腰砍去大部分,约50亩土地的植物园仅剩15亩左右。拓宽了的凯旋路西边还是学校的土地,改建了学校的印刷厂和招待所,它们都是植物园原址。
   

    1980年春,学校对新大门东侧仅剩0.93公顷(约15亩)的植物园加以修整,园内划分为裸子植物、单子叶植物、双子叶植物、水生植物、阴生植物和一二年生草本植物等8个区,栽培植物165科、1400余种,引种栽培国家保护的珍稀濒危植物60多种,各区均按照恩格勒分类系统的科为单位种植,区间道路两旁及门廊等处栽种着各种花木。李时珍塑像被扶正了,园中树木又都挂上了标牌,经过修整的植物园,景象又回归正常了,于1984年重新投入教学使用。此后每年有60个左右班级的学生到植物园实习;同时,植物园每周把大量的活植物标本送往实验室,供植物学实验教学使用,年供应量在四五千份以上。至1990年,植物园占地面积近14亩。

     华家池植物园观光亭x.jpg  

    1991年植物园从农学院划给基础课部(后成为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一部分)。1997年基础部的植物学等专业与生物技术系合并,成立生物科学系,1998年四校合并后,成立生命科学学院,植物园由生命科学学院负责管理。2007年,凯旋路拓宽,植物园又缩进若干米,面积进一步减小。2015年6月植物园移交后勤管理处负责管理。
    浙江大学植物园是浙大先辈们艰难创业,薪火相传,留下的宝贵遗产,是浙江大学重要的历史见证和校园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浙大人的骄傲。以史为鉴,我们不仅要重视文字记载的历史,更应重视为数极少的存留在环境中的历史。浙大植物园不仅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学术意义,同时在保存植物物种、课程实验实践教学、科学普及、文化育人等方面仍可发挥重要作用,应当倍加珍惜和好好利用。

 

 

参考资料:

1、游修龄第一个植物园的命运http://www.agri-history.net/scholars/yxl/yxl114.htm

2、邹先定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院史(1910-2010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 307-321

3、黄寿波我国最早的植物园浙江大学报,2008141091(新)第270期第4

4、中国植物学会植物园协会编中国植物园参观指南北京:金盾出版社,1991

5、范文涛和陈义产, 1990. 钟观光教授与我校植物园浙江农业大学学报 16 (4): 450–453.